热门搜索: 散文 诗歌 日记

冬日黄昏时车来人往的街头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   来源:六年级作文    点击:   
字号:

【www.lisacareyhomes.com--六年级作文】

“哈欠!哈欠!天真冷了!”陆天放学回家,在等红绿灯的时候,对面传来了人们的嘈杂声。

 
趁绿灯时,陆天跑到了马路的对面,挤进人群,只见有人在破口大骂:“这个不吉祥的东西,打死它!打死它,在小区乱窜,吓到小孩和老人怎么办?打死它!”陆天跑进人群的中间,原来人们在痛打一只流浪狗。他抱起流浪狗,说:“请不要……不要伤害它了,这只狗我抱回家里养。”
 
人们听后渐渐地离去,陆天从书包里掏出一根火腿肠,喂给它。小狗饿坏了,三两口就把火腿肠吃没了。陆天说:“咱们回家吧!你头上有一撮毛,而且像一朵花,要不从今以后,我就叫你朵朵吧!”小狗好像听懂人话似的,在陆天的身后开心地摇着尾巴。
 
但是我陆天却没有心情和它玩,因为陆天正在想法子:怎么才能让爸爸妈妈能够接纳它。说实话,一是妈妈有洁癖,绝对不允许让朵朵进屋的;二是如果说是别人给的,爸爸就会找那个人去核实,那人要说不是,爸爸就会“扒了我的皮”。
 
走了一段时间后,就到家了,但是我陆天并没有直接去敲门,而是在门口沉思了一会儿,想:如果爷爷出来找我就好了,因为爷爷不管什么情况都会站在我的这一边。
 
正当我陆天苦恼时候,“咔嚓!”对,是开门的声音。“朵朵,我们的救星来了,走,我们回家去!”陆天抱住爷爷说道:“我捡了一只流浪狗,我想把它留下来,好吗?爷爷说:“好呀!”
 
从今以后,爷爷、陆天、朵朵成为了小区最和谐的音符。每天早上朵朵陪着爷爷去锻炼、去散步。晚上回来后,陆天写作业,朵朵陪他读书,陪他睡觉,有它的日子里,陆天永远都是幸福的。
 
从此,黄昏的街道上依旧人来人往,但是曾经那个流浪的小狗,再也没有了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lisacareyhomes.com/zw/110160.html

推荐阅读

【给十九岁的自己】十九岁的SM爱好者

【给十九岁的自己】十九岁的SM爱好者

性虐是高风险行为,稍有不慎就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。在中国,SM爱好者是一个地下群体。 NO 281 一 大我七岁的张木瑞跪在地上,脊背挺得笔直,白净光洁的后背仿佛在嘲笑我的犹豫。 &ldquo
2019-08-30
小毛驴儿歌视频|小毛驴也有春天

小毛驴儿歌视频|小毛驴也有春天

又去新疆,因为喜欢。远望无垠大漠不尽的天际,蓝的像深不可测的大湖;近看那山花野草,灿烂的惹人不忍触摸。欣赏着春风明月锁情怀的美妙,体会着山静水清烟渺莽的意境,心中不断滋生着惬意。还记得,溪亭看日暮,沉
2019-08-29
下一次相遇歌词_一场相遇

下一次相遇歌词_一场相遇

回忆的波澜,充斥着我的脑海。非但不会让我觉得混乱与悲伤,反而让我有种想拾起尘封的笔。记录着一种种过去,一点点曾经,一段段美好的回忆。 三年未见,然而我们又重逢,一切已变了最初的模样。那未变的是曾经那颗
2019-08-29
【走着走着就散了】走着

【走着走着就散了】走着

一 你是不是总有这样的感觉呢,所有的一切,似乎都是那么的快?听到的,见到的,想到的,念到的,所有这世界上的东西,无论什么,都在快速地生长着,移动着,扩散着,改变着,消失着,很快很快。 你推开手电筒,将
2019-08-29
[一念之间txt]一念之间

[一念之间txt]一念之间

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,大约三十多岁,皮肤黝黑,比我矮一个头,瘦骨嶙峋,名字也怪:哈罗。 “我问你这电控箱是谁接的?!”哈罗这是问我第二次了。问我第一
2019-08-29
网站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立即删除! Copyright © 神马散文网 京ICP备16405803号